• chengyunlaw

生命是Robust or Fragile?


程绍铭律师


这几天读到两则消息,武汉两名29岁的医生,因新冠病毒去世。扼腕叹息之余,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一个亘古及今的话题,那就是生命是脆弱(Fragile)? 还是顽强(Robust)?


我在美国读博期间,有一个非常要好韩国同学,他的名字叫Park。因为有几门博士的课程是一起上的,我们经常在课后交换笔记。我们当时住的学生家属公寓离校园比较远,为了节约时间,也为了省钱,我们通常都带午饭到学校,放到学生休息室的冰箱里。中午的时候我们把带的饭在微波炉里面热一热,就在学生休息室里吃午餐和休息。


午餐时间便成了我和帕克聊天的好时光,从谈论课程,到谈论老师,到谈论同学,到谈时事,我们的话题可谓是天南地北,无所不包。 我读的是国际关系学博士,帕克读的是公共关系的博士,他希望拿到博士学位以后回韩国当一名教授。我们也经常交换食物,他会经常会给我带一点韩国烤干的海带,我也会给他带一些川味香肠。他太太和我太太有时候也会加入我们聊天的行列。


不知不觉一晃三年多就过去了,我和帕克几乎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,我们俩都顺利通过了博士资格考试。虽然后来我通过了美国律师资格考试和美国会计师资格考试,但是我仍然觉得那个连续考三个周五,一考就考一整天的博士资格考试是最难的。为了准备这个考试,帕克和我经常在图书馆学习到深夜。通过考试以后,我们都开始写博士论文,我们的目标是在写博士论文之前读完500本书,写一篇高质量的毕业论文。我们都希望早一点博士论文答辩通过,然后就可以毕业找工作。


大概又过了半年,一个周四的时候,帕克跟我讲他的博士论文还差20页就可以完成了,当时我挺为他高兴的,周五的时候没有见到帕克,还以为他在忙着写论文。周日的时候收到系主任的一封邮件,说帕克同学周五因病住院,周日因病抢救无效去世。


我很难描述当时看到这封邮件时的心情和感受。首先是不敢相信,也不愿相信帕克去世的消息是真的,其次是心里痛得难受,同时夹杂着愤怒和无奈。帕克才28岁,人生多少壮丽的篇章还可以写,他却这样匆匆地离去,留下一个太太和未出生的儿子。我当时的感觉是,生命有时候是如此脆弱,脆弱到你连抗争的机会都没有。(未完待续)

0 views

6088 Franconia Rd
Suite D
Alexandria, Virginia 22310
USA

Phone : (703)887-6786

Fax: (888)510-6158

©2018 BY ATTORNEY CHENG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