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chengyunlaw

过境明尼那不勒斯机场

程绍铭律师

因为明尼那不勒斯的白人警察对黑人施暴,导致黑人死亡,从而引发了全美的骚乱,目前骚乱还没有平息下来。我本人只到过明尼那不勒斯一次,但是明尼那不勒斯机场的经历,却让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我当时和家人住在亚特兰大。亚特兰大没有直飞中国的航班,我也不知道旅行社是怎么弄的,我当时从上海飞美国入境的城市就是明尼那不勒斯。飞机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以后,飞了十几个小时,终于在明尼那不勒斯机场降落。

我当时是持有美国绿卡,边检入关的时候,走的是外国人通道,只记得机场隔离皮带弯来弯去的排了很多人。因为是入境口岸,我必须把行李提出来,然后再去托行李,所以非常担心转机的时间不够。

排了快一个小时,终于轮到我了。海关官员是一个50岁左右的美国白人,他拿着我的中国护照翻来翻去地翻了很长时间,然后开始问问题。什么时候来美国的?读的是什么专业?为什么选择佐治亚大学?为什么选择亚特兰大?为什么要申请美国绿卡?结婚了没有?准备什么时候要二胎?每周做爱几次?用什么样的避孕方式?这个海关官员的问题问得我稀里糊涂。我当时在想,这些问题是否有正确答案?我答错了怎么办?

最后海关官员在我的中国护照上面盖了一个章,把我的护照和绿卡递给我,应该是可以走了。我赶快去提行李,一个白人老太太站在行李检查的入口,凡是亚洲人,她都让你去检查行李,我又只好推着车去检查行李。一个白人女警察把我的行李翻了个底朝天,最后在我的挎包里翻到了一个小塑料油炸酥肉。我本人不爱吃油炸的东西,估计是我舅妈上飞机前怕我肚子饿,塞一包在我背包里面。

这个白人女警察拿着这一小包酥肉,如获至宝,开始对我大吼大叫。她说你带肉制品入关,违反了美国的海关规定,必须罚款。你去一个窗口交钱,交完罚款以后再来领你的行李。我当时心里那个憋气,又不敢跟她争执,只好乖乖地去交罚款。

去托行李的时候,航空公司又说我的行李超重,必须补交超重费,我说我的国际段没有说超重了,航空公司说国内、国际段可以携带的行李的重量不一样。我又只好交超重费。那个超重费跟半张机票也差不多了。旅行社可能是想为我省钱,把我绕去明尼那不勒斯入境,但是有了这一次经历,我决定我将永远不会再从明尼那不勒斯入境美国。

8 views

6088 Franconia Rd
Suite D
Alexandria, Virginia 22310
USA

Phone : (703)887-6786

Fax: (888)510-6158

©2018 BY ATTORNEY CHENG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