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chengyunlaw

那晚咱喝多了(小小说)(一)

程律师

很多长者都说,酒喝多了会误事,可是咱们村的规矩却是无酒不成席。2020年元旦是我从小长大最好的朋友铁头订婚的日子。铁头和我从小形影不离,上山打鸟,下河摸鱼,好事坏事咱俩都一块儿干。铁头高中毕业以后就去深圳打工,挣了点钱回来,在咱村里开了一个汽车配件厂,很快就挣了不少钱。村长就去找铁头他娘说亲,让铁头娶他女儿大妞。说句实在话,虽然大妞也是我和铁头的同学,但是长相一般。可大妞她爹是村长,在村里有权有势,谁都不敢惹,所以这门亲事很快就定下来了。

定亲那晚上我真的喝多了。我们平常喝的都是李婶供销社卖的那种15块钱一斤的米酒,为了摆订婚宴,铁头专门去县里买了两箱红河大曲,红河大曲80块钱一瓶,比李婶卖的米酒好喝多了。那晚到底喝了几瓶白酒,怎么回到家里了,我一点都记不住了。

铁头揪着我的耳朵把我从被子里边拖出来,说你这小子一睡了四个多月,怎么叫也叫不醒,现在出大事儿了。我揉着被他揪得生疼的耳朵说:“出了什么大事大惊小怪的?” 铁头说他订好五月份的喜酒现在摆不成了,让我赶快为他想想办法。我问他为什么不让办?他说是南山大爷说的。

我们村附近只有一个鸡公山,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南山,更没听说过南山大爷。南山大爷也真有本事,莫非连村长都得听他的话。我问铁头男山大爷为什么不让你摆喜酒?铁头说你这家伙喝晕了什么都不知道。最近有一种病叫“心冠病”,很容易传染,而且一旦染上就很难治,全国都死了好几千人,所以不要说村长嫁女儿,就是阎王爷嫁女儿,也现在也不能摆酒。我说你没说错吧,以前只听说过“冠心病”,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心冠病。五月份不让摆,那就推到十月份呗。

铁头说等不到十月份,大妞已经怀上了。按照我们村里的风俗,扯证不算结婚,只有正式摆酒才算结婚,到时候大妞肚子大了,在村里怎么还怎么混,总不能见人就把结婚证亮出来吧?铁头说:“大妞现在天天都跟我闹,冬瓜你点子多,赶快为我想想办法。” 我说你不如干脆带着大妞去深圳,那地方你以前呆过,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,谁都不敢拿你怎么样。

铁头说你傻逼一个,现在深圳管得严得很,到了深圳说不定会先被拉去隔离14天,而且可能没有小区愿意让你去住,而且我走了,我的厂子怎么办?对了,说起厂子,你知道小四现在可是发大财了。小四比我和铁头低两个年纪,是村里老赵家的四儿子。老赵一心想要儿子,可是前三个全都是女儿,直到小四才是儿子。小四两个门牙之间有个大缝,所以有时候在背后我们也叫他大板牙。

小四属于做生意做什么亏什么的那一类。可是他父母和三个姐姐都护着他,前段时间讨了一个越南老婆,买回来了一批香港人在越南淘汰下来的缝纫机,开始生产一种叫“全身暖“的内衣。小四他们厂的内衣质量不好,颜色难看不说,晚上脱衣服的时候还会吧啦吧啦地闪电火花,一般人都不敢买,他怎么会发了呢?莫非会闪电火花的内衣变得时髦了吗?我一头雾水地问铁头。

铁头说什么狗机巴电火花内衣,别人早就改为生产口罩了。小四注册了一个什么6M牌N98系列口罩,一下子卖得火得不得了,不但全国畅销,而且只要是带“牙”的地方,什么西班牙、葡萄牙、匈牙利、牙典。只要有牙,就认他这个6M牌的口罩。小四不但把所有的缝纫机都换成了新的国产蝴蝶牌缝纫机,而且村里乡里招了一大批女工,每天三班倒,口罩是一箱一箱地往外运,钱一叠一叠地往兜里装。前段时间还买了一辆奔驰S500开回村里来,见到村里人就一脸傻笑,笑起来的时候,门牙的那个大缝就更加明显了。

(未完待续)



7 views

6088 Franconia Rd
Suite D
Alexandria, Virginia 22310
USA

Phone : (703)887-6786

Fax: (888)510-6158

©2018 BY ATTORNEY CHENG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